【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八十六章 武神秘式

達人殿堂

 
    

  第八十六章 武神秘式   前情:   再說於半空中膠著比拼內力的極元副體,目光淡漠地緩緩說道:「你知道嗎 ?很久很久以前,所有像你一樣站在我面前的人,都倒下了。」   聖武神的靈識分身聞言,心頭不由一凜,不知為何,他竟突覺一股前所未見 的壓力朝自己撲面罩下,驚愕間他不敢遲疑,掌下立刻鼓勁再摧,頓時一波波的 勁力向著對掌之人交疊襲去,頓時兩人之間產生了更加巨大而攝人的氣勁風暴, 同時他語調艱澀地道:「聖武神,不會倒下!」 ﹍﹍﹍﹍﹍﹍﹍﹍﹍﹍﹍﹍﹍﹍﹍﹍﹍﹍﹍﹍﹍﹍   正文:    「是嗎?」   話音甫落,極元副體神功再摧,武神分身頓陷死神宏力之中。一睨眼,極元 副體澔掌推出,強悍勁力撼動山河,頓將武神分身逼入斷垣,不待喘息,再贊掌 ,又是一道雷霆直破而下,轉眼即將武神分身從六樓殘垣轟破地層,直陷而下, 最後消失在震飛而起的塵囂之中。   但是讓人意外的是,武神分身分明被極元副體擊落二樓房舍,這是所有圍觀 者所親見的。可是在塵沙散去多時之後,裡頭卻仍是空無一人,不見影蹤。   「嗯?」極元副體懸浮在六樓空中,目光遙睨,也發現了異狀,心中不由琢 磨。   此時退至四樓外圍觀戰的魏龍生等人也瞧出了端倪,與童華衣相顧一眼便已 明白,定是「定罪雙使」又使那老伎倆來了。   心下稍作計較,魏龍生深信眼前之人極有可能便是解放大夥的救星,所以他 無論如何也要上前提醒,遂顧不得危險,立馬踏虛而上,朝極元副體靠了過去。   見魏龍生飛來,極元副體撇頭看去。魏龍生不敢怠慢,趕緊遠遠便拱手朗聲 ,道:「前輩且住,晚輩魏龍生有一事相告。」   極元副體一挑眉,知道來人身上並無殺氣,遂負手道:「說罷。」   「是。」魏龍生先行一禮,然後說道:「前輩,晚輩是特來提醒,那定罪雙 使擅使異法來去飄渺,我等歷千年也尋之不果,他此去未必在何時何日何地出現 ,是以,前輩恐非一時半刻能遇。」說著話鋒一轉,說道:「前輩神功蓋世是我 等親見,所以晚輩斗膽,懇請前輩為我等解開禁錮、重拾自由。」   極元副體不解其意,皺眉問:「何來禁錮?」   魏龍生道:「是定罪雙使值入我等本元之中的繫元鎖。」   「哦?」極元副體想起定罪雙使好像曾經說過這個名詞,遂問:「你等為何 受禁?」   魏龍生聽問,微微一怔,歎道:「被送來罪島的人,原因各異,當中自是有 真正十惡不赦的人。但請前輩相信,至少有超過半數的人,都是受人所害,又或 者迫於無奈……並非真的是什麼大罪人。」   極元副體本就是凌非所控制,亦即他就是凌非,而凌非便是他。此刻聽魏龍 生說來,自也有幾分認同。想那藏海劍門上的官僚嘴臉,不僅妄執正義之旗,還 侮那正義之信。更想那五國仲裁院不分青紅皂白就來拿人,還利用娘親管清悅用 以威脅自己就範,樁樁罪狀,實在該誅。   「如何解禁?」極元副體問道。   這番話,便等同應了此事。   魏龍生聞言大喜道:「遽聞只需將他二人殺死便能解開繫元鎖。」說著忽又 想起什麼,「前輩,雖然那雙使形影飄忽、難以捉摸,但晚輩有一義妹,她所習 功法能奏極度弦音,只待晚輩前去說服她施功,便能藉她弦音,逼出躲藏罪島之 中的定罪雙使。」   話方說罷,極元副體的眼神卻是陡然一變,未及思動,「武神分身」卻已走 出在魏龍生背後不逾一步的距離!   童華衣怵見,急喊:「小心!」   雖看不清極元副體的面容,不知極元副體的眼神丕變,但聽見喊聲,魏龍生 也該料一二,頓時心頭一掐,已沉半截!   耳邊同時響起武神分身那不協調的語調:「制,裁!」   話落,制裁之手已然一掌拍在了魏龍生的背心之上,掌力吞吐間,竟是破胸 而出!   魏龍生憑藉九段武聖巔峰的超強實力,硬是將掌力卸去五分,可武神分身的 掌勁豈是尋常,雖已卸了大半,但餘下五分的掌勁卻依舊將他整個人震飛出去! 剎時一蓬鮮血弧度拋灑,魏龍生支身不住,狠狠地飛撞在那四樓牆面之上,滿身 狼狽!   眼見詫變,童華衣心裂已極,雖然她早知魏龍生心裡沒她,但她自己卻始終 傾心,此時愕見愛人中掌,也忌不得武神分身仍在,立刻便是飛身去扶,婆娑著 淚眼,急切道:「龍生!龍生你怎樣了?你別嚇我,你……」   「我沒事……我們,我們快離開這裡……」魏龍生抬了抬眼,剛才那一撞, 著實讓他滿眼金星。   誰知話沒說完,武神分身已經閃現在兩人身後,冷冷說道:「制,裁!」話 畢,舉掌就向童華衣頭頂拍了下去!   電光火石間,一道勁風由側捲來,黑色人影倏然疾入,左掌掣電擊出,卻代 童華衣接下雷霆!不及眨眼,右掌斷海劈下,武神分身猛一怔,側身避過,怒喝 一喊翻掌回敬,一時拼拼迸迸氣勁四射,雙方一連對了數十掌,才終於將武神分 身逼退丈外!   而那黑影,除了極元副體,誰還有這等本事?   死神向來極重武道,最恨人陰謀狡詐,行那卑鄙下作之事。眼見魏龍生被偷 襲轟飛,心裡早已老大不快,又見武神分身意欲盡絕,便更是惱火了。   說道:「妄稱制裁,卻行諸背後偷襲之事,你沒有資格與我論武講道。」   也不知道武神分身有沒有聽懂,只聽他一味喃喃:「萬惡制裁,極惡盡誅! 」說完竟又向極元副體撲了過去,兩人立馬又纏鬥在了一起,一時之間卻是難分 難解。   負傷的魏龍生隱隱覺得從來不會攻擊罪眾的定罪雙使,儼然有著失控的跡象 ,他不敢久留於此,連忙囑咐童華衣遠離。在童華衣的攙扶下,兩人一齊退到了 一樓大廳之中,所有罪眾見此,個個面面相覷,一時間也有些懵了,面對武神分 身和黑色人影,他們不知道該站在哪邊,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也和魏龍生同樣 ,都希望能有朝一日可以離開罪島,重獲自由。是以慢慢的,有人開始也在暗地 裡祈望著,祈望那黑色人影能擊敗武神分身。   魏龍生向四周望了望,才發現到原來不負平生一早便開溜大吉不知去向了, 而邪刀魔劍兩人也早已不在,想必是眼觀情勢惡劣,早早就退了開去吧?只不過 隨著戰鬥的持續,時間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眼下已經過了午時,若出外打糧的 人回來見了此景,不知要作何感想,而且眼下若遇危險,尚還能退至島外廣場, 可一旦夜晚來臨,只怕戰鬥若還未結束,那恐怖的氣勁不知還要殃及多少無辜?   另外,魏龍生也擔心飄忽無定的武神分身萬一又故計重施,行那偷襲之事, 只怕強如死神,也要吃上大虧。   其實魏龍生的顧忌是多餘的,因為他不知道死神之眼何等神通,天下萬隱千 幻也逃不過他法眼。適才之所以沒出手搭救他,一來魏龍生和武神分身同樣讓死 神感到陌生,他畢竟有些猶豫;二來在兩人交談之中,死神並未使用死神之眼, 所以才有了後來的魏龍生遭遇武神分身偷襲得手之事。   望著大廳上空的驚世激戰,魏龍生忽而想起了義妹尚還在頂層,只怕恐有池 魚之虞,忙抓起童華衣雪白般地皓腕,道:「華衣,妳快,快去將鐘琴帶下,她 一人孤身在上太危險了!」   這話聽在耳裡,卻是痛在心裡。自己心愛的人,心中卻只惦記著別的女子, 童華衣如何不刺耳揪心?但此刻魏龍生傷重不利於行,放眼大廳,又不見不負平 生。眼下除了自己,他還能仰賴於誰?   童華衣柳眉緊蹙,美眸低斂,緊抿著紅艷艷地雙唇,半晌不知如何應答。望 著面色蒼白的魏龍生,她眼波流轉,過得片刻才點頭答應:「好,我去,你在這 裡好生歇著,奴家一定將她安全帶下。」說完,才不捨的將魏龍生交由病無醫和 患無救兩位神醫照料,自己則提氣飛身,從外圍廊道繞過戰圈,向著頂層掠去。   再說激戰中的兩人。   武神分身的實力雖強,但他今天算是踢到了鐵板,遇到了對手。雖然同為分 身,可極元副體的檔次硬是高級許多,一個是「身外化身」所凝的實體分身,一 個是靈識所凝的靈體化身,兩者之間還是有著極大分別,孰高孰低,不言而喻。   心知對手強橫,武神分身與極元副體對擊一掌,低哼一聲,借勢向後飛出數 丈拔空旋起,他打算施展武神秘式,一鼓作氣將強敵撂倒。   他高舉左臂,喝道:「神之水,天河盡洩!」   語落,陣陣水汽頓從四面八方凝聚而來,匯於左掌,轉眼一顆水波紋繞的龐 然水球呈於掌上。極元副體冷漠而視,心中不由驚嘆,眼前之招,乃匯天地純淨 水元所凝,能將如此純粹的水之本元轉化為武功,那聖武神的確不凡。   巨大水球凝聚完畢後,武神分身並不急發招,他高舉水球凜立於空,跟著平 舉右手,嘴裡喝道:「神之火,天焰焚空!」霎時萬點火星驟然聚攏,凝於掌中 ,眨眼已成一顆巍峨巨大的火球!   雙招已齊,武神分身微笑朗道:「死神,好好體驗,聖武神之怒吧!」說完 ,雙臂倏落,齊掌轟出,一水一火的兩顆巨大的能量氣彈急墜而下,勁風所及, 罪島牆面頓成片碎!   底下眾人見狀,無不膽顫驚駭,立時各自運起全身功力,準備抵禦那崩落而 來的恐怖氣勁!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