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三十七章 青鳥盜賊團(中)

達人殿堂

 
    

  第一百三十七章 青鳥盜賊團(中)   前情         女孩歪著頭想了會兒才說道:「嗯……我們這兒也收,但是像先生那麼大的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雖然我不曉得多少錢,但我想一定很貴吧,怕是我們村里所 有人的錢加起來也買不起的。」   不會吧?這麼值錢?   凌非有點驚訝了,沒想到隨便打死一隻魚都能發上一筆橫財,這運氣要說不 好只怕都沒人願意相信,只不過想起剛才匆匆離去的那名男子,凌非也不由有些 嘆氣,看來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樣,有錢也要有命來花,若是換了一個人來發這筆 橫財,只怕錢還沒花到,人就已經讓人給做了,那時候就不是好運了,而是引禍 上身了吧?    ◇    ◇   樹林裡,從酒吧離開的男子急步而行,直到行出村子好一段距離後才停下腳 步。他小心翼翼地往四周張望了一番,在確定沒有被人跟蹤後,左手在虛空中召 出一隻散發著淡藍色微光的鳥兒,搧動著美麗的羽翼輕落在他掌中,隨即,男子 用右手食指在信鵲額頭上輕輕一點,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抬手一拋,目送著信 鵲振翅飛去。   凌非之前在酒吧裡的猜測其實已經很接近答案了,因為這名男子還真就是準 備去找人來打劫他的。   只不過凌非沒想到的是,這名身高在男性平均身高以下,看似三十多歲的猥 瑣男,其實是青鳥盜賊團安插在湖西村裡的眼線,又稱為「眼」。   他們專司負責探查與偵搜的任務,如果放在正規軍中,那就好像斥侯、探子 這種角色。   男子叫做瓦多,雖然是大陸上相對少數的魔修,但因為天資受限,加上走了 歪路又沒有得到良好的魔修教育,所以只學會了一些十分普通的基礎魔法,在組 織裡的地位也就相對低下。   他之所以被安排在這裡,目的就是要藉此在湖西村酒吧裡收集一些流浪者或 旅行過客的情資,如果碰到有點錢的傢伙,便趕緊向上通報,那麼組織便會很快 的派人過來候在村外,一旦目標出村,便尾隨上去找個沒人的地方把他身上所有 值錢的東西都洗劫一空,當然,必要的時候,也少不了要殺人滅口。   不過男子在湖西村還有另一個任務,監視。   湖西村是青鳥盜賊團的資金來源之一,每個月都會來收一次所謂的保安稅金 ,但是沒有人是天生願意任人魚肉的,所以為防止有人組織群眾力量起身反抗, 他們必須在這裡插眼監視,以杜絕這類可能的情況發生。   今天威利在酒吧裡叫罵的情景自然是看在瓦多眼裡,只不過他被安插在這裡 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對於威利這個人還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威利是個愛喝酒而且酒品不好的人,但他絕對沒有那種能力去組織群眾反抗 他們青鳥盜賊團,換句話說,即使威利嘴巴上罵得再兇,他對青鳥盜賊團的威脅 依然是零,因此瓦多才從未把威利的事情向上彙報,而事實也證明了他的判斷並 沒有錯,威利只是一個莽夫,他的言行對組織來說都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凌非並不愛酒,但這個世界上的人好像都愛酒,連不負平生也愛酒,所以深 受不負平生影響的凌非,也跟著喝起了酒,反正對死神來說,酒之於他,其實和 水是沒有分別的。   對一個喝不醉的人,喝酒還是喝水,還能有什麼差別嗎?   此時凌非已經喝下第三杯,透明酒瓶裡的淡紅色液體只剩下一半。酒吧的門 忽然被推開,一名看起來四、五十歲的大叔,上半身裹著一張老舊的披風走了進 來,凌非就坐在門後,即使不特別去看,也能清楚看見進來的人。   那名大叔叫做蓋瑞,是大陸上很常見的流浪者,不過從他背上一管鋒銳的銀 色短兵可以看出他應該是名武修。   老蓋瑞的心情似乎很不錯,滿臉含笑的隨意在窗邊的單人位子上坐了下來, 魁梧的身材讓圓凳上的他看起來格外滑稽。   而他位置恰巧就在凌非對面,兩人也就難免要有一瞬間的眼神交會了。   在目光對上的剎那,老蓋瑞的眼睛明顯一亮,眼前這個青年的眼神、容貌, 還有他的氣質……   說句心裡話,美男子他老蓋瑞看的多了去,但如凌非這般的,那還是他平生 僅見的,他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這種人……這種人不是只應天上有嗎?   然而蓋瑞心中波濤洶湧,凌非又何嘗沒有一絲絲的訝異呢?   從眼前這位大叔的體格及眼神,還有身上蓄而不發的渾厚鬥氣,也許經過他 刻意的隱藏讓旁人無法察覺,但在凌非眼裡,卻清楚知道這個老傢伙的身手可不 一般——至少,要遠遠高於匆匆離開的那個猥瑣傢伙。   青春美麗的雪點點是酒吧老闆的孫女,也是這裡唯一的仕女,文靜內向的她 平時就負責外場服務,雖然穿著又短又暴露的女僕裝讓她一開始很不能接受,但 為了養育他十八年的爺爺,也只能硬著頭皮忍了。   不得不承認,這個社會是很奇怪的,不管是在地球上,還是在聖魔大陸,對 一個年輕美麗的女孩兒來說,即使她什麼都不做只是站在那兒,人家也多半不會 說什麼,反而還會覺得很享受、很滿足。   當然,這很可能是一種男性的變態心理。   就像現在,雪點點正站在吧台邊上愣神呢,可誰在乎呢?   反倒是對雪點點來說,這些聚焦而來的各種欣賞、愛慕,甚至猥褻的目光, 她起初還有些抗拒和羞怯的,可是時間久了,自然也有了一定的免疫力,所以現 在的她才能心裡平靜的在這裡幫爺爺忙活店裡的事兒。   可這樣的日子在今天似乎起了一點點的變化?   一個只應天上有的男子突然的出現,讓雪點點平靜的心湖裡,像是被人投入 一顆石子,在水面上激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忽然間,她覺得一切都變的很不 自在,他沒有和異性過多接觸的經驗,她不知道這其實是一種異性相吸的原理, 當然了,也要她看的上才能相吸。   而凌非就正巧是讓雪點點覺得印象滿好的男子,雖然截至目前為止,他們之 間並沒有太多的交集,不過所謂的第一印象,本來就不需要有什麼交集,很多時 候僅僅只是一個微笑,一個回眸,就能決定一個男人在另外一個女人心裡的基礎 分數。   至於之後是不是能夠發展到成為朋友、男女朋友,甚至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的夫妻關係,那就不是一般男女會在獲得第一印象時考慮的事情了。   雪點點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她什麼都不知道,更不明白她所感覺到的不自在 ,其實是凌非給她的第一印象太好得緣故,不過千萬別以為這就是傳說中的一見 鍾情非你不嫁或非妳不娶,這種感覺距離一見鍾情還有段遙遠的距離,就只是好 感罷了。   就像很多時候在一個聚會中,當男人碰到美女的時候,表現要馬失常,要馬 特別勇猛,說話時也會特別親切有禮,言行舉止都會特別的注重形象;相反地, 其實女孩子也是如此的。   雪點點雖然也是個女孩,而且還是個美貌不亞於艾芙妮或伊莫姆那樣貴族的 女孩,但她生長在窮山裡的小村,能夠讓她攝取的人際知識可說十分有限,換句 話說,她還是個未經人事的花樣少女,哪裡懂得這些那些什麼的?所以才會把那 種被異性吸引的感覺,對異性有好感的感覺,當成是一種不自在,一種工作上的 疲累。   就在雪點點想得出神時,老蓋瑞的到來將她拉回了現實。工作時間發呆是大 忌,瞟了眼吧台裡的爺爺,他正在忙活著手邊的瓶瓶罐罐沒有發現自己偷了懶, 鬆了一口氣之後,雪點點不敢再有耽擱,趕緊帶著甜甜的笑容走上前去招呼道: 「先生歡迎,請問想點些什麼?」   「酒——要最大的!」老蓋瑞瞥了一眼面前的仕女,豪氣干雲地笑道。   「好的,這就給先生您送來。」雪點點連忙記下。   看來這位客人是位酒癡呢,一開口就要店裡最大盅的酒。   雪點點這樣想著,就要轉身去吧台取酒,卻聽到老蓋瑞在後邊笑道:「小姑 娘,妳這樣問不對,來酒館自然是喝酒的了,所以妳應該問我,除了酒以外,還 需要什麼?這樣才對,妳說是不是?哈哈哈。」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真的很對不起,那不知道先生您 還需要些什麼嗎?」雪點點最怕客人不高興了,因為那會給哈德爺爺帶來麻煩, 所以二話不說的趕緊道起了歉。   老蓋瑞本來就是和她鬧著玩兒,誰想這女娃娃還較真了,當下一手拍在小圓 桌上,哈哈笑道:「沒事兒你道什麼歉?老夫逗你玩的,去,快去拿酒來,今天 我心情好,要好好的痛飲一番,哇哈哈哈!」   老蓋瑞看似笑的開懷,其實心裡卻是嘀咕的厲害,麻痺勒,老子今天走的是 啥運來著?一個破村子裡也能連著碰上俊男和美女?嗯,這女孩長的真是標緻啊 ,身上雖然沒有天生得鬥氣,不過倒是有不錯的元素波動,是塊好料了,嘖,可 怎麼跑這來給人端酒咧?嗨,真是糟蹋了……   想到這裡,老蓋瑞不由又看了眼坐在對面,一副波瀾不驚安靜獨飲的年輕人 ,心想:不過和這年輕人比起來……長的是很俊,唉,要是身上能有那麼點元素 波動或者鬥氣的話,肯定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可惜啊,可惜了……   嗯,不行,今天走大運,肯定得去賭一把才行,嘿嘿,這運氣來了擋都擋不 住,和那老傢伙打架贏了不說,在這裡還能碰到這麼俊的兩個娃兒,看來今天到 亞普洛迪城,肯定能殺他個片甲不留,哇哈哈哈!   青鳥盜賊團總壇,就位在諾卑茲山脈的東側,距離湖西村只有百多里路,並 不算遠,也就一個在東,一個在西而已。   總壇大廳裡,幾名大爺似的人正在喝酒胡侃,突然屋簷上一隻信鵲越過層層 防護進到大廳,輕輕拍動著翅膀落在正中央大位上的中年人手中。   原本還在和幾名同伴東南西北胡侃的中年人,眉頭微微一挑,伸手在信鵲額 頭上點了下,一道信息瞬間從指尖刷的進入腦海,而與此同時,信鵲也在中年人 的手臂上化作無數細小的光點消失,不過它的消失並沒有給任何人帶來驚訝,因 為他們知道,那是信鵲完成任務之後的必然現象。   見到信鵲飛來,大廳裡的幾個人都安靜下來。   歐姆放下酒杯,問道:「頭兒,有事?」   他是青鳥盜賊團的行動組組長,一階中級盜賊,武修層次達到三星武鬥師, 是個十分擅長近身肉搏戰的職業好手,跟了首領阿利克十幾年才爬到如今這個位 子。   為人沒什麼長處,就是心細手狠,即使是老弱婦孺,也可以毫不猶豫的提刀 砍殺,完全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傢伙。而阿利克看上他的,就是足夠冷血這一 點。   聽歐姆問來,大位上的中年人,也就是阿利克,忽然挑眉笑道:「瓦多那傢 伙總還算勤快,到底沒把我交待的事情給落下了。」   阿利克的話讓在場的人都來了勁,紛紛豎起耳朵聚了上來。   阿利克面色陰沉地嘿嘿一笑,道:「剛才瓦多給咱們來信,說湖西村來了一 個二愣財主,而且還是尊大財神。」   聽到有大財主上門,大廳裡頓時連聲怪叫,歡呼擊掌,看來錢財對他們這些 人的誘惑還真的不小。   「你,去把該拿得,不該拿得,統統給我拿回來。」阿利克恐怖的咧嘴笑道 ,指了指台階下行動組組長歐姆。   歐姆渾身抖擻,那張消瘦的臉立馬笑成了一朵菊花,心中大喜,又可以撈不 少油水了。   誰知道正要上前說幾句感言的時候,阿利克那該死的兒子阿克索竟忽然站起 來,揮手說道:「我也去!」   「呃,這……這……」歐姆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著,看了看阿克索,又看了 看阿利克,有點兒不知所措了。   他去幹什麼?   「嗯?」阿利克額頭上的濃密眉毛微微一抬,饒有興趣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咧嘴說道:「他們要幹的,可是劫財的活。」   「我知道,所以我才要去!」阿克索固執地抬起下巴,說道。   「喔?是開竅了,還是想女娃娃了?」阿利克絲毫沒給自己兒子留面子,直 接將他那點兒心思給戳破。   「什……什麼女娃娃男娃娃?你少在那裡胡說八道,我就是去打劫的,不行 嗎?」阿克索瞪著自己的老爸,恨不得把這口無遮攔的死老頭宰了。   阿利克伸手搓了搓佈滿鬍渣的下巴,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兒子,豪邁地說道 :「行,怎麼不行?我阿利克的兒子去打劫人,那是天經地義的事兒,誰敢說一 個不字?」   「哼!」阿克索還在為了剛才的事氣憤不已。   對於兒子阿克索的無禮,阿利克完全不以為意,只是陰沉沉一笑,那張皺紋 和刀疤交錯的臉,瞬間就變得更加恐怖,說道:「但我得提醒你,你想要那女娃 娃,老子隨時都可以讓人去幫你給搶回來,但你小子最好別妨礙組織的行動…… 你想怎麼泡妞是你自個兒的事,可別把兄弟們也拖下水去,你小子夠爺們的不用 吃飯,兄弟們可沒你那麼神勇,這樣,你聽明白了嗎?」   「……」被父親當面警告了一頓,阿克索的面子有些掛不住了,惡狠狠的瞪 著自己老爸阿利克,可是又無法反駁他的話,半晌才轉頭對歐姆厲喝道:「還愣 在那裡幹嘛?」   說完,已經大步流星的向廳外走去。   歐姆莫名其妙成了出氣筒,心裡暗罵你不爽你老子,關我啥事啊?又不是我 落你面子,真是他馬的……   不過心裡罵歸罵,表面的工夫還是得做足,連忙給首領阿利克哈腰行禮,然 後屁癲屁癲地跟在阿克索屁股後面出去。   誰知道兩人剛點了十幾名弟兄準備出發,一個穿著開放狂野的妖姚女子卻從 前邊走了出來,擋住了阿克索他們的去路,後邊還跟著一名魁梧的年輕人。   妖艷女子充滿魅惑的眼神看了阿克索一眼,然後從面前十幾名團員身上掃過 ,最後停在歐姆身上,仰起臉問道:「你們去哪?」   「去哪用不著妳管,給我讓開!」面對妖艷女子的質問,坐在自己坐騎魔眼 獵豹身上的阿克索也沒客氣,手上獸鞭在空氣中虛抽了一鞭,讓附近的所有人都 把目光轉向了這邊。   「啥事呢?大少爺又發脾氣啦?」   「你沒看見前面站著誰?不吵起來那才怪咧。」   「額,都是一家人,何必呢?」   阿克索那一鞭子抽的極響,雖然驚動了附近所有人,可美豔少婦卻是完全不 為所動,一雙媚眼如絲瞅向阿克索,抿唇冷笑道:「大少爺愛去哪去哪,我呢, 可沒那閒工夫管,我問的,是他們。」   說著,白皙纖手一指,目光轉向了歐姆,說道:「沒聽到我問的話麼?」   歐姆這下連死了的心都有了,我的姑奶奶啊,你們一家子互看不爽,關我啥 事啊?怎麼每次都拿我出氣……   「呃……我們……我們……」歐姆想說,卻又不敢說,他偷眼去看阿克索, 見他頭都沒回,也沒給自己什麼指示,只好硬著頭皮回答道:「呃,因為瓦多的 信鵲來報,說湖西村來了個大財主,所以我們準備去把他劫了……啊,對了,這 事頭兒也知道,是他讓我們去的。」   「呵,我道是什麼回事兒?原來就這麼丁點兒事,需要你們這麼多人去?都 留下吧,待會兒陪你們阿克西少爺打獵去。」   「啊?」歐姆懵了,嘴巴張了張,最後才很艱難又小心翼翼地說道:「可, 可是頭兒讓我們去……」   「我說的話,你沒聽見麼?」妖艷女子臉色一沉,轉眼又朝一直寒著臉不作 聲的阿克索瞟去,噙笑說道:「一個財主而已,阿克索少爺向來神勇,難道這點 兒小事也需要你們幫手?你們——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呃,這……這……」歐姆不敢說話了,委屈的都快哭了。   面對妖艷女子的嘲諷,阿克索是恨不得把這女人給宰了,但他不能,因為這 女人是老爸阿利克最寵愛的女人,也是自己的二媽,如果真把他怎樣了,老爸還 不找自己拼命?   打你不能,老子走還不成?   「哼!」阿克索不想再和這個女人沒完沒了的糾纏下去,打豹揚鞭便衝出了 營寨,很快便消失在樹林深處。   看著阿克索少爺憤然離去,歐姆心裡十分忐忑,這可怎麼和首領交待啊?   美豔女子瞥了一眼苦著張臉的歐姆,已經猜到他的想法,於是哼笑道:「你 們都陪阿克西少爺打獵去吧,首領那邊,我自會說去。」   說完,也不等眾人反應,已經搖擺著圓潤的美臀向大廳方向走去。   阿克索並不是沒有隻身執行任務過,相反地,他還經常一個人行動,所以心 裡並沒有多少的惶恐,不過,他卻有些擔憂,因為他不想在雪點點面前做那些打 劫的勾當。   雖然他阿克索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什麼好人,但是他知道雪點點不喜歡他們這 些專門打劫人收保安費的人,自然就更不能在她面前幹那些事了。   本來還打算今天只讓歐姆他們動手的,沒想到戴麗拉那個臭婆娘跑出來攪局 ,阿克索心裡其實是很怨恨的,但沒辦法,形勢比人強,他只能加倍小心的完成 這次的行動,只要不要在雪點點的視線範圍內,應該就沒事了吧?   嗯,老子就等在村外,難道還怕那愣財主不出來?   阿克索拿定主意後,心裡也不再那麼擔心了。兩腿用力一夾,魔眼獵豹便應 和著呼吼一聲,然後更快速的朝著湖西村飛奔而去。   等著吧,我一個人也能完成任務!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