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四十二章 進城(下)

達人殿堂

 
    

  第一百四十二章 進城(下)   前情         「大哥,說句不好聽的你也別生氣,但這麼多年過去了,你覺得云香帥還活 著嗎?」   聞言,凌非如遭電擊呆立當場,謝雲無的最後一個問題,可謂擊中了要害。   一個個問題,一波接著一波,宛如怒潮般席捲在心頭,凌非第一次覺得自己 好像站在汪洋中,徹底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該往哪裡去,也不知道哪裡是何方, 就在這迷惘的時候裡,原本已經放鬆的手指……又悄悄的併起了。    ◇    ◇   斯巴達越是反抗,就越是挨揍,本來已經很臃腫的臉,變得更像豬頭了。凌 非看著心裡窩火,潛藏的死神殺念終於覆又升起。   「住手!」   便在他準備將這些罪惡的靈魂都收割乾淨,一道清亮中帶點冷傲的女聲卻要 早他一步終止掉眼前的惡行!   「他媽的,誰叫住手的?活膩歪了是吧?」值班的城衛頭子扭頭大罵,臉上 的表情立馬僵住:「是是是……住住手……住手!都住手!」      領頭城衛看到的,其他人當然也看到了。   一頭獨角飛馬搧動著美麗的羽翼,從夜空中緩緩降下,一個美麗的女子,威 風凜凜的坐在上頭,銀色長髮直直垂到了她的臀下,在晚風中輕快的跳舞飛揚。   原本一左一右架著斯巴達狂搥猛踹的城衛,這時也不敢再抓他了,趕緊鬆開 手,退到邊上,頭都不敢抬起來。   其實不用他們領頭的人下令,這些人也具看到從天而降的白色獨角飛馬,而 坐在上面的人,就是讓他們再生出十個膽,也不敢違抗她的命令。   獨角飛馬落地後,女子先看了眼被綁成大粽子的斯巴達,然後又看了看那幫 城衛,接著目光在排隊的眾人臉上掃過,最後停在凌非俊美的臉龐上。   女子的眼神像兩道毫無感情的冰箭射向所有人,當她看到凌非同樣冰冷的眼 神時,心頭不由凜起,半晌,尖俏的下巴才下意識地微微揚起,最後將視線轉移 到那值班領頭的城衛身上,說道:「亞普洛迪是友善的,你們這麼做,該有一個 很好的理由才對。」   領頭的城衛連忙走上前,恭恭敬敬地說:「賽雅大人,我們懷疑這個胖子是 剎摩國派來的奸細,正要押回軍部審問……」   「奸細?」賽雅乍一聽奸細兩個字,眼神頓時變得鋒利無比,兩道精光射向 渾身被麻繩綑綁而倒在地上的斯巴達,可是餘光,卻是鎖定在凌非那張冷漠淡定 的臉上,在她看來,凌非渾身散發出來的特別氣質,更讓人起疑。   「我操!你還他媽的要不要臉啊?搶老子的錢,現在還想污衊我?我看你才 是奸細,你媽的全家都是奸細!」斯巴達本來就是個粗人,圓圓的身體正在地板 上使勁的打滾,就聽到有人給自己戴帽子,頓時氣得破口大罵,恨不得上去踹那 人兩腳!   「……」賽雅雖並非擁有姓氏的貴族,卻是高貴的騎士,斯巴達粗鄙的言語 讓她皺起了秀眉,轉頭問那值班城衛頭子:「他說的什麼錢?」   「呃……呵呵,哪有什麼錢?賽雅大人,奸細的話怎麼能信?他這分明是想 替自己開脫的說詞,咱可不能落了他的圈套啊!」   賽雅早有預料這傢伙不會吐實,對於這幫城衛平日裡的勾當,老早就有耳聞 ,正義感十足的賽雅早就想把他們全抓起來為民除害了。   但所謂軍政一家,在沒有確鑿證據之前,她也不好當眾搧了軍部的臉,否則 事情鬧騰上去,大家都難看。   而且,即使她也懷疑真有搶錢一事,但她所統率的擎空衛隊都是女子,總不 能叫一個女孩子去搜那些大老爺的身子吧?   賽雅只能寄希望於群眾,但願,有人可以證明他們搶了人民的血汗錢……   她看了眼圍觀的旅客,拉開嗓子問:「有誰看見那筆錢?」   原本幾個想站出來舉發的鄉民,全被那幫城衛給一眼睛瞪了回去,啥屁也不 敢放了,這年頭,誰不怕被牽連?   城衛的這些小動作,賽雅是知道的,但光憑這些,卻定不了那幫城衛的罪, 她需要的,是更確切的證據——   「我可以證明。」   有個不怕死的站出來了,所有人都看過去,然後每個人的心頭都掐了一下, 這人……這人也太他媽帥了吧?要不要這麼打擊人啊?   各種心情,瞬間充斥在城關之外,不過,多半都是怨念就是了……   「你?」賽雅好看的眉毛微微上挑,這個人……   「是我。」   當然,當今不怕死的人還是有很多的,不過現場不怕死的卻只有死神凌非一 個,所以這個勇於面對惡勢力的人,在場的也只有他了。     「賽蕾娜大人,您別信他,這兩人肯定是一夥的!」城衛頭子搶一步說。   「我和他是朋友,自然是一路的。」凌非淡淡說道,臉上沒有絲毫懼色。   「你……」城衛頭子正要開罵。   「你怎麼證明?」賽雅搶先問道。   「很簡單,檢查他身上是不是有134個金幣和76個銀幣……當然,這件 事我可以代勞。」言下之意,並不需要擎空衛隊的那幫女兵出手。凌非的細心, 讓賽雅有些意外,從她變化的瞳孔就能看出來。   「呵,我可是代表軍部執行公務的執法員,你要敢的話就試試看!」城衛頭 子冷笑。   賽雅沒理會城衛頭子的話,而是問道:「你打算搜錢的想法我可以理解,但 為什麼是那個數?」   「因為那些就是他從我朋友身上搶走的金額。」凌非理所當然地說。   「你放屁!」城衛頭子一聽,脫口罵道:「我也才拿他一百個金……啊!沒 ……沒沒事……沒事……」   「哈哈,他自己招了!」圍觀的人群裡,有人忍不住笑出聲來。   「就是,傻逼一個。」旁邊的人附和道。   「你們小聲點兒,小心禍從口出……」有人提醒。   議論的聲音就像山洪,一發不可收拾。   值班的城衛頭子冷汗直流,急忙辯解道:「賽雅大人,您也聽到了,這小子 剛才承認他們是一夥的,而且還想公然挑戰軍部的執法權,絕對要對他們進行嚴 懲才行啊!」   事情到了這裡,已經很明朗了,但是,即便城衛頭子自己說漏了嘴,卻也沒 有直接的證據可以證明,至少凌非說的那一百多枚金幣還沒有看到,除非凌非現 在就去搜城衛頭子的身,但一個平民怎麼能去搜執法員的身?這可讓賽雅有些難 為了。     而且,即使是得到自己的授權,難道真要讓凌非上去扒光城衛頭子的衣服檢 查?這恐怕不止是拂了軍部的臉吧?   正當賽雅很是為難的猶豫,那城衛頭子卻像發了瘋一樣,「哈哈哈哈」的狂 笑起來,然後從自己包裡懷裡,掏出大大小小好幾個錢袋,袋子裡的錢灑滿了整 張桌子,有一部分還掉落在地上,當然,這當中也包括斯巴達的一百枚金幣。   群眾,城衛,賽雅——每個人都看傻了。   這傢伙咋了?怎麼突然發瘋了?   凌非站在那兒,似笑非笑,冷眼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像是早有預料。   看到那些黃澄澄的金幣散落滿地,賽雅不屑的瞪了一眼發了癲的城衛頭子, 然後雷厲風行地立即下令,讓「擎空衛隊」的人,將值班的城衛頭子,以及他的 一幫狗眾全數押了下去,準備上告軍部,讓他們得到應有的懲罰!   「哈哈,大哥,那個王八蛋怎麼自己把錢往外掏了?該不是傻了吧?」   「呵,是精神控制。」凌非在靈識裡回答,他走上前去扶起地上的斯巴達, 然後幫他把身上的繩索解開,微笑著對斯巴達說:「你沒事吧?」   「嘿,沒事沒事,幾個花拳繡腿的,咱還沒看在眼裡勒,倒是兄弟你真沒話 說,夠義氣!」斯巴達腫著半張臉,笑咧咧地感嘆道:「剛才那種情況,沒幾個 人敢站出來的,就是換了我也得考慮半天,可兄弟你不止義氣,還有膽氣,說站 出來就站出來,眉頭都沒見你皺一下,哈哈,今天能認識兄弟你,那是我胖達的 福氣,嘿嘿,不然要沒了那一百枚金幣,我的夢想還真就玩完了。」   兩人只顧著自己寒暄,也沒去理會在一旁坐在飛馬上的賽雅。   賽雅也不以為意,除了重新安排了一批城衛繼續查核之外,還留下了兩名「 擎空衛隊」的隊員在旁監管,以防止類似的事情再度發生。而自己,則帶領其餘 隊員,在群眾鄉民的無限讚嘆下,駕著純白色的獨角飛馬,像天使般騰空而去。   通過剛才的事,凌非和胖達兩人的查核很簡單就過關了。這件鳥事算是告一 段落,兩人都是要準備參加入學試的,而且胖達除了講話粗鄙了一些,人卻十分 率直,凌非喜歡和這種沒心機的人當朋友,所以兩人索性一起找地方吃飯,一起 找地方落腳。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省錢,胖達不止堅持要住便宜的旅店,還堅持要兩個人 住一間,所以他們住進了一間非常簡陋的骨灰級旅店,然後在胖達那吵死人不償 命的打呼聲中,輾轉反側的進入夢鄉……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