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五十二章 顫慄吧

達人殿堂

 
    

  第一百五十二章 顫慄吧   前情         魃魑沃斯雖然在氣頭上,但他畢竟是家族從小培育的繼承人,對於禔巴所說的 話還是能明白的,所以他忍著滿腔的怒火,咬牙道:「好,我不管你找誰,反正這 事兒交給你去辦,千萬……千萬別給我辦砸了!」   年輕劍客不再說話,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    ◇   深夜,所有人都睡了,清冷的月就掛在天邊,晚風徐徐吹過巷口,熱鬧的街道 上只餘一片靜謐。   經歷人生巨大的變故,雪點點輾轉反側怎麼也無法入睡。她側眼看去,高貴典 雅的房間裡,床是屬於她的,沙發是屬於胖達的,只有凌非,獨自在角落裡倚牆而 坐……   不曉得他睡了沒有?   看著角落閉目而坐的凌非,那渾然自發的絕代氣質,沒有任何矯情,沒有半點 造作,卻讓人自慚形穢。雪點點不由在心裡低嘆,她覺得,也許凌非真的,真的只 是救她,只是,單純的救她吧?   起身走到陽台,雪點點看著底下空無一人的街景,感受著大城市裡才有的安逸 ,抬起頭仰望那片深藍的夜空,滿天都是閃爍的星斗,相信,有一個便是爺爺吧?   想起自己的不幸,相比別人的圓滿,被迫離鄉孤行的雪點點,忍不住紅了眼, 在無語的冷月下,低聲悲泣。   「睡不著?」   突來的聲音,驚止了哀情。雪點點驀然回首,看見凌非就站在她身後,心裡有 訝異,也有溫暖。   不敢多看,雪點點趕緊又轉回身,搖了搖頭,眼淚卻是緊緊含在眼眶裡,就怕 一不小心,它就會碎了滿地。      凌非默默的走到雪點點身邊,就著欄杆,仰望著星辰,想起,曾幾何時,他也 是一個人孤獨的活在這世上,沒有父親,沒有母親,沒有兄弟姊妹,也沒有朋友, 他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又該向何去。   看似超然尊貴的眾神世界,卻沒有屬於他的地方,在那裡,每個人都把他當作 怪物,天地容不了他,眾神也容不下他,既然如此,他便與世為敵,與整個天下為 敵,與整個宇宙為敵,直到每個人都怕他,每個人都不敢直視他,每個人都不敢靠 近他,可是到了最後,他卻發現在這一切過後,他仍然還是一個人……   「妳知道嗎?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命運,妳可以去反抗它,卻不能不接受它 ,因為不管妳怎麼抗拒,改變的只會是過程,結局卻是永遠不變的,也許妳不相信 ,但它一直都在那裡等妳,即使妳不願意,時間也會把妳帶到它的面前。」凌非忽 然開口,深邃的眸子看向藍幕深處的星辰,也許在那裡,可以解開他存在的意義。   雪點點的眸子裡還掛著淚,呆呆地望著凌非的側臉,努力消化他話裡含意。   「我們啊,都在掙扎。」凌非轉過來對雪點點笑道。   「你……」雪點點本想問,卻欲言又止。   凌非好像看穿她的心思,搖了搖頭,澀然一笑,道:「我說過,每個人都有 屬於自己的命運,所以我和妳不一樣,但是,我很堅強。」   聽到這句話,雪點點心裡忽然一震。是啊,就算我再如何傷心、難過,爺爺 他……也不會再活過來的,我的自憐自哀,只是顯示了我的懦弱,只會讓我的人 生更加悲哀。   「明天,我和胖達就要到魔武學院了。」凌非停了停,深深地看了雪點點一 眼,說道:「一起去吧?雖然是分發的日子,不過應該還能報名吧?錢妳不用擔 心。」   雪點點驚訝地抬頭,看著面前說出這些話的男子,眼眶裡的淚水在打轉,她 不知道該說什麼,更不明白凌非為什麼會突然提出這樣的要求?還是說,還是說 他只是在可憐我?   雪點點心裡五味雜陳,可她不知道,凌非就是凌非,簡單,而又單純。   凌非看到她訝異無措的表情,忽而童心起,伸手撥了撥她的額髮,微笑道: 「妳還有朋友,不是嗎?」      不是嗎?   雪點點哭了,眼淚浸濕在他的肩頭,像個孩子。   殊不知她的愛情,在這一夜萌芽,也在這一夜,註定了它的結局。   直到雪點點哭累了才沉沉睡去,凌非將她抱回床上,幫她拉上被子,這才走 回房間一角,準備靜心打坐,繼續衝擊境界的屏障。   但是才走出幾步,心頭卻是一凜,「嗯?」了一聲,神識瞬間散開,立即發 現街道兩頭同時湧出兩撥人馬,一個個攜劍帶刀,腳步急促,臉上橫肉增生,一 整副就是壞人的模樣。   他們目光所指,全都是自己所在的這間酒店,凌非心中泛起一絲狐疑,難道 這些人,是來找我的?   思及此,凌非想起早前的魃魑沃斯,眼眸中紅光微爍、殺意頓升!   他能容忍別人的挑釁,卻不能無視別人的一再挑釁!   念動身動,凌非身形化光掠出,直接從陽台一閃而下,落在了緊閉的酒店大 門外。黑暗中,左右兩側的街口腳步聲紊亂雜沓,兩撥人馬正往這裡湧來。   完全不知道,死神,已經等在了前邊,準備收割無知者的性命!   凌非負手而立,佇立風中,兩袖隨風翩動,月光下,是殺與被殺的演出。   片刻後,兩邊人馬同時來到酒店外,雖然夜幕低垂視線不佳,但來的都是練 家子,拿西神州的話來說,就是已記名的武修,所以他們一眼就認出那別緻的相 貌就是此次任務的目標——凌非!   領頭漢子提著刀,甕聲甕氣地指著凌非問:「你就是我們要找的凌非?」   凌非聞言失笑道:「我不知道你們要找的凌非是不是我,但我就是凌非。」   那漢子一時沒聽明白,頓了頓才恍然大悟,罵道:「耍我!」說著手一揮, 「砍他!」   他話聲一落,街道兩頭合共二十幾號人,頓時吆喝著舉刀拔劍撲向凌非!   凌非本欲直接出手,卻又突然收住,因為他感應到不遠處,還有一個躲在暗 處裡的鼠輩。如果他此時出手瞬殺這二十幾號人,恐怕消息很快就會傳揚出去, 到時候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無法預料,這個險,他不能冒。   但此時,刀光劍影已經鋪天蓋地而來,凌非只能先讓其鋒,趁隙避入暗巷裡 ,在那人的目光外,將這些來暗殺他的人都料理掉。   而事實也證明凌非的策略是成功的,當他避入暗巷裡時,那群人亦跟著湧進 巷裡,而就這麼一拐,已經成功避開那人的窺視。   至於在遠處窺視的,不是別人,正是魃魑沃斯的貼身保鑣,那名年輕的劍客 ,禔巴。   他沒想到凌非可以突破包圍,並且還躲進旁邊的暗巷裡,這讓他很是意外與 不解,因為,既然有能力突破包圍圈,實力便可預料在這些人之上,換言之,他 根本不需要逃跑,大可以直接擊殺這些人。   可事實卻恰恰相反,凌非不僅在突破包圍後沒有反擊,反而選擇逃跑和躲藏 ,這在禔巴眼裡,完全違反了他對「強弱之間」的邏輯。   心中雖存疑,但這次的目的本就意在試探,而不在殺……當然,萬一能殺死 ,是再好不過的。   所以眼見凌非躲入暗巷裡,禔巴便趕緊追了上去,他必須調整好能夠清楚窺 視的距離和角度。   但令人訝異的是,當他來到可以清楚看見暗巷中情景的地方時,眼前的畫面 卻讓身為四星高級武鬥師,擁有二階中級劍士執照的他,也為之錯愕!   就著朦朧的月光,巷弄裡,空無一人,沒有領頭的提刀漢子,沒有魔狼傭兵 團找來的二十幾號刺客……也沒有凌非。   夜風,輕輕捲過,簌簌抖落的枯葉,在青石板磚上跳舞。禔巴的手抓在劍柄 ,僵硬地站在簷下。他不明白,即使用盡全力去側耳,去聽,那四面八方裡,卻 只有陣陣的……蟲鳴。   都消失了。   他們都消失了。   不知過了多久,禔巴僵硬的轉過臉,目光停在依舊安靜的那座酒店,心裡, 有股衝動想上去,可是耳邊,卻又好像有個聲音在輕輕地說:走吧,走吧,回頭 才知飯香。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