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五十五章 走後門

達人殿堂

 
    

  第一百五十五章 走後門   前情         其他人聽完培根的話,哪裡還敢去那宿舍住啊?那不是不要命了嗎?頓時拿 起行李,一窩蜂的往學院外跑去,寧可花錢住外面,也不要把命搭進去。   至於凌非三人,胖達看著大夥都跑遠了,也轉過頭來,嚥了一抹口水,猶豫 地說:「呃……兄弟你那還有錢吧?要不,咱們也去外頭住吧?那宿舍聽著怪可 怕的,一個弄不好,可要出人命的。」    ◇    ◇   凌非聽問不由失笑,他自己就是死神轉世,這天底下有哪裡他不敢去的?簡 直愛說笑,所以對於培根方才說的故事,凌非除了好奇,就沒別的什麼了,於是 調侃道:「他說了你就信?膽子也太小了。」   「這……」胖達噎了一下,反駁道:「誰……誰說我膽子小了?自打娘胎裡 出來,你胖爺我的膽子就比別人家的大,要不是技術上不許可,拿出來包管嚇死 你小子。吶,再說了,難道當年我一個人走南闖北鋤強扶弱,最後還得了個四海 遊龍稱號的事情,也要到處和別人說嗎?切!」   「你剛才說什麼?什麼龍?」凌非沒聽清楚。   「四海遊龍啊,怎麼著?不服氣啊!」胖達紅著臉,挺胸道。   凌非還沒回答,旁邊的雪點點已經笑開花了,搞得胖達一張臉紅得跟柿子似 的,又不能和雪點點一個女孩兒家較勁是不是?只能硬撐在那。   凌非見胖達已經扯不下去,便想給他留個面子,於是替他拾了個台階,附和 他道:「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我之前怎麼沒發現原來你還有這段不為人知的光榮 過去?佩服!但是你看現在也不早了,不如……等我們到了宿舍,你再給大家講 述點你那段精彩絕倫的歷史?」   胖達一聽,立馬順坡下驢,遺憾地道:「唉,也只能這麼辦了是不是?不然 大黑天的,讓嫂子陪咱們在這兒吹風曬月亮的,多難看?走走走,等回了宿舍, 我再給你們說幾個具有歷史意義的故事……」說到這裡,忍不住拿肘頂了頂凌非 ,拎起大背包低聲在他耳邊道:「哎,你說那宿舍會不會真有什麼啊?」   凌非差點笑了出來,原來胖達心裡還有陰影啊,於是安慰他道:「還能有什 麼?別自己嚇自己,刀子你都不怕了,怕這個?」   「說……說得不錯!刀子我都不怕了,怕個屁大的故事?」胖達道。   「那可以走了吧?」凌非微笑著問。   胖達被問得渾身不自在,又看了眼旁邊強忍笑意的雪點點,這才重重地咳了 一聲,道:「還站在那幹嘛,出……出發!」   地圖上的宿舍就位在學院後方,靠近那山腳下的一處窪地,因為雜草叢生又 偏遠荒敗,平時完全不會有人靠近。   凌非走在前頭,按著腦海中地圖上的標記,帶著雪點點和胖達,慢慢地走過 一條深長幽暗的林蔭步道,可一路走到底,竟然就沒路了?   正蹙眉,就發現前邊立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第一宿舍四個大字,順著牌子 所指的方向看去,有一條人工開鑿的石階,石階上青苔滿佈,一直向下延伸到盡 處的黑暗,胖達湊上來一看,石階兩旁樹影如魅,幢幢晃晃,加之不時吹來陣陣 陰風淒淒嗚嗚,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直問不下去行不行啊?底下烏漆抹黑的,估 計連落腳的地方都瞧不清楚,這要是下去了,還不知道得摔到哪去。   凌非站在立牌邊上看了眼延伸而下的石階,月光半點透不進去,的確是讓豐 密的樹蔭都遮蔽了,看來這地方真有些年頭,難怪叫第一,大概是頭一棟建起的 校舍吧。   凌非道:「你們等等,我做個火把,一會兒咱們就著火光下去。」   胖達苦著臉:「真下去啊?」   凌非認真地想了想:「不然我和雪兒下去,你在這兒。」   胖達忙擺手:「別別,說說而已,和你們下去還不成嗎?讓我一個人在這, 虧你小子說得出來!」   凌非笑了笑,在地上隨便撿了只手腕粗的樹枝,接著從納戒裡翻出一條之前 在街上採買來的毛巾,打了個結纏在了樹枝頂上,接著伸手從上頭抹過,頓時火 光燃起,熊熊火焰在胖達和雪點點詫異的目光下,纏繞著爬上毛巾,過程雖然短 暫,卻已經驚駭了兩人。   胖達結巴著,指著凌非問:「你……兄弟你不用打火器就能搞出這麼大火焰 ,你該不是火……火系天賦吧?而且,而且還已經會施法了!」雪點點也站在一 邊雙手掩口,水汪汪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著凌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凌非苦笑一下,無奈的聳聳肩,也學著胖達的口吻,調皮道:「難道我會火 系魔法的事,也要到處和別人說嗎?」說完,自己先笑了起來。   胖達撇撇嘴,一對小眼睛眨巴了兩下,心裡還是不敢置信,靠上來拍了拍凌 非的肩膀,讚道:「真有你的啊兄弟,連我都被你蒙在了鼓裡,難怪那天你說以 後再告訴我,說的就這事兒吧?」   凌非不置可否,隨便點了點頭敷衍過去。舉起火把招呼了下兩人,便率先一 步踏下階去。   雪點點對凌非的情懷,早讓她產生盲目的追崇,所以看見凌非走下石階,也 趕忙跟著下去,唯獨胖達站在上邊猶豫了好半天,才吆喝著等等也從後邊趕來, 結果腳下一個沒踩穩,刷一下連人帶包滾了下去,好在凌非眼疾手快,一個搶身 將快速滾來的胖達給拽住,這才沒讓他摔進那漆黑的幽暗之中。      「呼,呼,好……好加在,這要下去了,就算腦袋沒開,菊花也開了,差點 把我嚇死……」胖達從地板上爬起來,心有餘悸的喘著粗氣。弄得凌非哭笑不得 ,笑罵道:「我才讓你嚇死。」   路上雖然仍是陰風慘慘、四野蟲鳴,但在火光的照耀下,幾個人也算是一路 平安。直到沿著石階,彎彎曲曲的走到了底,才在盡頭處豁然開朗。   雖然皎月當空,眼前已不再那麼幽暗,但滿地的蘆葦草隨風搖曳,每一叢都 長的比人還要高,光看就覺得疹人,胖達忍不住一陣哆嗦,雪點點也下意識的往 凌非身邊靠得更近。   放眼看去,窪地上除了雜草蘆葦,只有一棵老樹孤伶伶地長在了右邊,再往 前看,赫然便是聳立在不遠處的第一校舍。斑駁的灰色牆面爬滿了藤蔓,遠遠看 過去,灰色和綠色混雜在一塊,就像一張猙獰的臉,正張開血盆大口等待獵物的 到來。   胖達扯了扯肩上的大背包,湊到凌非旁邊道:「你瞧瞧,誰家的藤蔓得往窗 口裡爬呀,這要說沒問題,打死我也不信!哎,不是我要打擊咱們隊的信心,依 我在外頭闖蕩多年的經驗,那裡頭肯定有貓膩……我看咱們還是別進去了,住著 多彆扭啊。」   凌非回頭瞥了他一眼,微笑道:「得了你,都到這兒了,不進去難道睡這裡 啊?」說著,目光掃向身邊的雪點點,問道:「妳呢,怕不怕?」   雪點點本來就怕的要命,聽凌非問來,下意識便點了點頭,但忽然怔了一下 ,又趕緊猛搖頭,看得凌非不由一笑,轉對胖達調侃道:「白長你這麼多肉了, 人家女孩子都不怕,你怕什麼?」   「不是……我我我這……」胖達讓凌非一堵,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反駁,支支 吾吾了半天,才一拍大腿道:「嗨,話不是這麼說的是不是,誰不知道你胖爺我 是出了名的謹慎?你想想,那個培根說……說什麼來著?喔對,他哥哥不是在信 裡說人越來越少嗎?我看啊,裡頭八成到處都是屍體,只是不曉得給藏去了哪裡 ,」說著,瞅了眼雪點點,「咱們要是住了進去,嘿呦,那不是和屍體睡一塊兒 去了?胖爺我呢,皮粗肉糙,睡哪裡不是睡是不是?可嫂子怎麼辦?我瞧那裡肯 定也是男女分宿的,你小子讓她一個人住進去,想嚇死她啊?」   胖達說了一大串,無非就是不想進去,凌非怎會聽不出來,微笑道:「這一 點你可放心,她不是一個人住,是和我住。」   「啥?她和你住?那……那我勒?」胖達懵了,他最壞的打算就是和凌非住 一間,好歹有個照應,若是人家雪點點也住過來,他豈不是變成顆大燈泡了?   「你?你打呼聲太大了,我可受不了,當然是一個人住了。」凌非笑道。   「不是……咱倆之前不挺好的嗎?」胖達一想到要自己住一間,整張臉都綠 了,不甘心罵道:「馬的,就知道你小子沒義氣,有了女人就沒了兄弟,虧我還 拿你當哥們,我真他媽瞎了我的眼喔……」   凌非哭笑不得,「好了好了,先進去再說,要是房間足夠大,那就都住一間 ,這樣總行了吧?」   胖達原本還在罵罵咧咧,聽到凌非後來這句,立馬笑成一朵菊花,「夠大, 肯定夠大的!嘿,我就說你小子不是那種見色忘友的人,咱果然沒看錯人!」   凌非調侃道:「剛才你不是才說瞎了誰的眼,怎麼這會兒又沒看錯了?」   胖達道:「我怎麼不記得勒?哎,肯定是你聽錯了。」說著,重新提起裝滿 家當的大背包,抬眼看了看靜靜聳立在蘆葦深處的校舍,忽然問道:「培根那小 子跑得可真快,一路上別說照面,連屁股都沒看到,哎,你們說這黑燈瞎火的, 那小子會不會摔山溝裡去啦?」   凌非說道:「別瞎說,人家又不是咱們,磨磨蹭蹭的,興許早到了,說不定 現在睡得正甜呢。」   其實凌非早在那條林蔭步道時,便開啟死神之眼查看過了。當時培根提著燈 步履如飛,早已走出了好遠,身手不可不謂矯健。也許他說的故事還不能完全盡 信,但他故事裡的那個「怪老頭」若真有其人,也的確是有兩下子,至少,他確 實把培根培育的很好。   胖達呸了一聲,不服氣地說:「咱們這叫謹慎,跑得快頂個屁用啊,又不要 當山猴子,再說了,他要真不幸跌進山溝裡去,還不得指望咱們?不然這破地方 就是讓他叫破了喉嚨,也沒人理他。」   雪點點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凌非則是嘆了口氣,他拿胖達真沒辦法,「是是 是,你說得都對,先進去再說吧,你提著個大背袋說話,不喘啊?」   胖達道:「呃,本來是不覺得喘,現在讓你一說,呵呵,還真有點兒喘了。 」看了看破敗的校舍,又道:「那咱們是走前門還是後門?」   「什麼前門後門?」凌非回頭問道。   凌非身邊的雪點點,也忍不住好奇地問:「胖哥,這還有分的嗎?」   雪點點這聲「胖哥」直叫到胖達心坎裡去了,聽得他渾身舒暢,神清氣爽, 立馬擺出一個高深莫測的姿勢,說道:「當然有分了,嫂子你想想,如果是安全 的地方,咱們自然是從前門大大方方地晃進去,但是這地方……哎,先別說培根 那小子說的故事,妳瞧瞧這第一宿舍的樣子,不討喜也就罷了,還他媽長得一副 很危險的模樣,白痴都看得出來他有問題,所以要我說的話,走後門肯定安全一 些,就算裡頭有埋伏,咱們也可以避開是不是?何必和人家對著幹勒?」   雪點點本來就單純,讓胖達這麼一說,還真有點相信了,美目不由瞟向凌非 ,有點徵詢他意見的意味兒。   可憐凌非神通無敵,也讓胖達給弄得啼笑皆非,但為了不再拖延磨蹭下去, 只好遷就遷就他,走後門就走後門吧,反正走哪裡對凌非這個死神來說,其實是 沒有分別的。   於是,三個人,凌非走前,雪點點居中,胖達自告奮勇斷後,撥開前方長得 亂七八糟的蘆葦,一步一步從右邊,打算繞到校舍後面去。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