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七十章 過人技藝

達人殿堂

 
    

     第一百七十章 過人技藝   夕陽山逝,紅霞盡斂;晚雲之後是月神東醒、黑夜初升。   城牆外,冷鋒照夜,孤影獨立。   斜指的劍鋒映寒了大地,迅疾的身影瀟灑如風。   他手挽劍花、出劍必血。   他劍走如龍、八方縱橫!   劍影交錯間,那人說道:「劍之至道,發在意先;招至極限,便是無招;極 動如靜,出劍如潮,劍之道,唯有一字,便是——快!」   話落瞬間,那人形似鬼魅迅如光,四方騰挪不停留!   他的話,每一句都讓薩恩倍感震撼!   雖是站在光幕前享受安逸,可薩恩心中卻是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驚濤駭浪。   他不知道那人姓什名誰,而那人說的東西,薩恩以前也有聽索倫大師提到過 ,但卻只是類似於「意發並進」的「人劍合一」境界。   然而僅是這樣的境界,卻已經被索倫那樣的大師級劍客譽為「劍之至高境界 」了,薩恩不由感到有些沮喪。   而當薩恩聽到那人說的「劍界有三」之後,他更不得不承認,自己,甚至連 索倫那樣的劍術大師,確實就像那人所說的,只不過是一群沒見過世面,只知坐 井觀天的人。他們完全想像不到,原來在西神州裡所謂的劍之至高境界,不過是 那人口中的劍之第二境界而已……唉,完全沒有相比性啊!   更可笑的是,他們就連「人劍合一」都無法達到,只能將其視為虛無中飄渺 至無跡可尋的傳說,一個永遠都沒有可能實踐的理論……   薩恩很不想,卻又必須承認,這是一種悲哀啊!   從西神州有歷史以來,所有的典籍,一切的傳承,全都沒有過任何成功實踐 的案例,有的,只是一則又一則穿鑿附會的傳說。   薩恩忽然變得有些茫然,這一瞬間他似乎就要迷失自我了。   所謂「發在意先」的巔峰境界,自女神以降,根本就沒有人做到過的紀錄, 不,是連被提及都未曾有過。   對世人而言,別說是發在意先,就連次之的「意發並進」都根本見所未見, 所以久而久之,傳說只能淪為理論,或者變成一則笑話,委存於茶餘飯後的閒聊 話題中。   薩恩握緊了拳頭,他的眼神越漸灼熱,他終於慢慢從迷失中明悟了,因為他 知道,現在一切都不同了,在自己得到這位神秘人先生的幫助時,就註定了那個 理論並不只是夢幻的理想,而是可以被實踐並且超越的事實!   因為他已經親眼目睹,連他這個剛剛踏入一星高級武鬥師的二階初級劍士, 都能夠輕而易舉地將「發在意先」完美呈現,這簡直是……簡直是……   薩恩已經開心到快要休克了,這一刻收穫之巨大,已經完全超乎了想像啊!   其實不僅僅是薩恩感到震撼,連站在城牆上的阿莫夫及他的弓箭隊員,也都 慢慢地停止了射箭,徨徨入神地看著城外正自上演的一場單方面屠殺……   「這……阿莫夫隊長,我們……我們不是在做夢吧?」距離阿莫夫比較近的 一名弓箭手艱難地吞下一口唾沫,有些僵硬地回頭,他希望他的隊長能告訴他, 這是事實,而不是夢!   然而阿莫夫卻沒有回答,他緊閉著乾裂的嘴唇一語不發。看著原本全力衝鋒 的獸群,忽然在左翼的地方形成了一個漩渦,一個能夠絞碎任何生命的死亡漩渦 ……他的心,同樣是驚駭與震撼啊。   阿莫夫何嘗不想也找個人問:「這是真的嗎?」   但他是隊長,現場的最高指揮官,這種問題他不能問啊,只能強忍在心中, 任由一片片的雞皮疙瘩在身體的每一吋皮膚上恣意放肆。   那個處在獸潮浪尖上的巨大漩渦,就像一頭飢餓的野獸,正張開牠的血盆大 口,肆無忌憚吞噬著周圍的生命,將所有膽敢接近牠的劍齒獸,全都咬碎絞爛!   無數的肉塊,在茫然中被劍鋒斬向天空,而後在驚駭裡悚然墜落……   血腥,絕對的血腥!   殺戮,徹頭徹尾的殺戮!   那個薩恩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阿莫夫的眼睛都快瞪出眼窩了,這哪裡還 是早前那個捨己救人的小傢伙,這根本就是一牛人啊,草!   你丫的那麼厲害,剛才還一副壯烈犧牲的樣,你這是在欺騙社會你知道嗎? 阿莫夫心裡那個氣呀,好歹剛才他也為了薩恩的英勇既感嘆又唏噓的,沒想才一 會兒功夫,那小子竟牛的跟神馬一樣,就算吃了大力金剛丸也沒人這麼勇法吧?   一人獨挑數十萬劍齒獸?   這是什麼概念?   要不是神經病,那就只能是神了……   想到深處,所有人再看薩恩的表情都不一樣了。他們一個個就像看到一隻猴 子在獅群裡,不斷地強姦所有的獅子一樣,臉上的表情說不出的彆扭,卻又隱隱 帶著一絲奇妙的快感,難以言喻啊……   「吼——!」   突然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貫進每一個生物的耳膜,弓箭隊員甚至看到獸群在 這一瞬間停頓了一秒。   「是領主級魔獸!」一名弓箭手指著獸群中央大叫。   那裡,一頭宛如一座小山且狀似金剛巨猿的魔獸,正捶胸頓足地咆哮著。   阿莫夫發現,那頭領主級魔獸銅鈴般赤紅的雙眼,此時此刻正怒視著獸群左 翼的死亡漩渦,而那裡,正是牛人薩恩所在的位置啊!   不行,這樣的天才劍士不能就這麼任由隕落!   「全軍注意!」阿莫夫大吼:「目標,領主級魔獸!」   「喔!」兩千七百餘名弓箭手,齊聲回應。   「放箭!」   咻——萬箭齊發!   只聽見一道尖銳且巨大的破空聲,因為所有的箭矢,幾乎在同時射出!   然而,遮天蔽日的箭雨卻在接觸領主級魔獸的瞬間全數折翼!   阿莫夫傻眼,他艱難地嚥下一坨口水,「馬的,沒想到這怪物的毛皮這麼堅 硬……現在怎麼辦?」他焦急著,眼睛不由瞟向「薩恩」的所在,那裡仍處在單 向屠殺中,似乎渾然不知領主級魔獸的目光已經向其投映過去了。   「死亡在逼近了啊……薩恩老弟,你會怎麼做呢?」阿莫夫心想。   「隊長!領主級魔獸的皮毛太堅硬了,我們的弓箭根本沒用啊!」一名弓箭 手喊出所有人的心聲,立刻就有無數人附和。   「別管那些,給我繼續放箭,誰也不許停!放箭!」阿莫夫下達了命令,希 望能在這樣的劣勢中挽回一點什麼。   與此同時,遠在數十萬劍齒獸大後方的剎摩國軍陣裡。   「噗!噗!噗……」   一連串的「噗噗」聲,象徵著一蓬蓬鮮血噴出,是魂獸師們吐的血!   「怎麼回事?」   清脆地聲音在安靜的軍陣中響起。   說話的人是血族王室排行最末的殿下,他有著王室血族典型的外貌,白皙的 皮膚襯托著靚美的臉蛋,修長的手指輕撣著,鮮紅色的指甲在雪白的獸毯上顯得 格外醒目,他半瞇著眸子,慵懶地側臥在雪色的獸毯上,任由烏黑的三尺長髮隨 意地鋪散在上面,而他紅色的裙袍底下,是若隱若現地白嫩大腿……   此時美麗地眸子,正疑惑地看著獸鑾前方二十幾米處的五千名魂獸師,他們 一個接著一個毫無預警地吐血倒地,這讓這位血族殿下不僅疑惑,更有些不悅, 那可是血啊,多麼誘人地鮮血啊……   血族殿下溼潤地舌頭在唇瓣上輕輕地舔舐而過,眼神裡難掩遺憾。   他自小就從學習中知道,剎摩國特有的魂獸師雖然屬於人類,但他們為了修 練控獸能力,全身的生命之源都被融入靈魂之中使其擁有更加強大的精神力,所 以他們的血液裡根本就沒有生命之源,否則在剎摩國這千秋萬代以來,又怎可能 任其糟蹋浪費?   對嗜血飲命的血族來說,那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血族殿下說話的同時,濃濃睫毛裡的金色眼瞳,已經飄向站在獸鑾前側,身 穿綠袍的青年。   「殿下,這是正常情況,請不用擔心。」感受到殿下詢問的目光,綠袍青年 趕緊回身稟道。   他的穿著和那五千魂獸師款式一致,卻多了點奢華,顯然地位更高。   「哦?怎麼個正常法?」青年的話,讓他口中的殿下眉毛皺的更緊了,這算 哪門子的正常?都吐血了。   「殿下,您平日裡鮮少接觸軍務,所以有所不知……」   「撿重點說吧。」殿下將垂落在額前的長髮撥至耳後,行止無比優雅,但似 乎沒什麼耐心……   綠袍青年剛想解釋就被打斷話頭,若放在平日裡,不,應該說若打斷他說話 的人不是眼前這個令他日夜醉心癡迷的綺麗紗殿下,恐怕那個人就得因為得罪一 名偉大的魂獸師而賠上性命。   但此時綠袍青年的心裡卻沒有半點兒的氣惱,一點也沒有。   他狀似諂媚地微笑道:「是的殿下,每一名二階魂獸師,都能控制一百頭三 星以下的魔獸,或三十頭六星魔獸,又或三頭九星魔獸……   「哦?所以魔獸的星級上升一星,能控制的數量就減少十頭,但九星魔獸卻 只能一個人控制三隻,是嗎?」綺麗紗唇角微微上揚,對自己的理解很是信心。   「呃……正是。」綠袍青年頓了頓,補充道:「但如果想要控制領主級的魔 獸,實力在三階以下的魂獸師是做不到的。」   綺麗紗微微一笑,饒有深意地看了青年一眼:「那頭領主級魔獸,便是你所 控制的吧?」   「是。」青年恭謹地答道,臉上露出一抹得色。能夠被心儀的人讚美,是多 麼令人興奮的事啊!   但下一秒,綠袍青年卻像被扼住喉嚨一樣,臉色脹紅,說不出的難看。   綺麗紗濃密地睫毛微微抬起,冰冰冷冷地說:「可是貝爾斯,我看你好像才 二階高級不是麼?」   「這……」貝爾斯,那個綠袍青年,綺莉紗的話就像打了他一個耳光,讓他 的兩頰火辣辣的像塗了一層辣椒。   他確實是使用了「高級提階丹」才暫時把二階高級提昇兩個檔次,來到三階 初級。否則憑他一個二階高級魂獸師,又怎可能控制的了一頭領主級魔獸?   只是他為了能在綺麗紗面前好好表現一下自己天才般的實力,所以才花了大 錢,在進攻西州國以前,透過偷偷潛入奧茲城的探子,在奧茲拍賣會上用許多魔 核換來這顆高級提階丹,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綺麗紗竟然一眼就看出他真實 的境界只有二階高級,這意味著什麼?   這豈不是意味著綺麗紗的實力,要高於服用高級提階丹後的自己嗎?   貝爾斯藏在袖口裡的手緊緊握成拳頭,這種打擊是他所無法接受的。   綺麗紗並不打算聽貝爾斯解釋,「既然你能控制領主級魔獸,怎麼不多帶一 些過來,你看太陽都下山了,區區一座哨城還沒打下來,你是想看我讓兄長們笑 話麼?」   綺麗紗這翻話說下來,頓時把之前那個令人難堪的問題,變成一句無心話。   這讓貝爾斯的臉頰不那麼發燙了,他立刻振作起身子,恭謹地答道:「殿下 ,領主級魔獸乃獸中王者,要控制他們的意志十分困難,所以三階也只能控制一 頭,再多卻沒辦法了,除非進階成四階魂獸師,才能夠再多控制一頭。」   綺麗紗點了點頭,他對這個話題已經不感興趣了,他側臥著修長曼妙的身體 ,藕臂優雅地托著臉頰,輕輕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   貝爾斯難得和心儀的人說上話,沒想到卻是這樣的收場。他迷茫地看著獸鑾 上假寐的綺麗紗,心裡又愛又恨啊。   如果不是綺麗紗血族殿下的身份,如果不是剛才得知綺麗紗的實力遠在自己 之上,貝爾斯覺得自己真的很難把持住得到綺麗紗的慾望。   貝爾斯嚥了嚥口水,他望著獸鑾上綺麗紗美麗如畫的臉龐,看著他即使是假 寐,也仍微微蹙起的眉頭,看著他即使不笑不語,也仍性感欲滴的唇瓣,貝爾斯 全身都熱起來了,他看著那隱藏在襟口裡若隱若現的乳肉,看著裙袍根部那白皙 誘人地遐想,貝爾斯的目光再也移不開了,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又熱又燥,而且某 個地方似乎又開始不聽使喚了……   再說凌非那頭。   濃郁的血腥氣味加上堆積成山的獸屍,終於引起領主級魔獸的注意,牠怒吼 的聲音震天動地,毒辣的目光已經鎖定在薩恩的身上。   「啊!」   從光幕裡看見這一幕的薩恩猛然暴叫一聲,他再也無法冷靜了!   透過光幕,他清楚看見遠方那宛如小山般的領主級魔獸,銅鈴大的眼珠子正 遠遠的瞪將過來,在那道目光之下,他甚至覺得自己已經死了。   薩恩嚥了嚥口水,有些茫然,也有些慌張,他忍不住問:「神秘人先生,那 頭領主級魔獸好像往我們這邊過來了,怎麼辦?我、我根本不是牠的對……」   「單論力量的話,」凌非直接說道:「你連那頭畜生的一擊都抵擋不了。」   這個回答實在太直接了啊,薩恩頓時有些沮喪,不過他很快就釋懷了,慘然 一笑道:「也是,我本來便已有必死的覺悟,謝謝你,神秘人先生,是你讓我在 臨死之前,還能親眼見識到劍道的至高境界,我……我已死而無憾了。」   「哦?你不想追求劍道最高境界了嗎?」凌非淡淡地問。   「想,可是我……」   「你不是要代替索倫,保護他唯一的弟子嗎?」凌非的聲音頓了頓,「好像 是名叫做波瑟莉希的女孩。」   「是,可是……呃,你……不,神秘人先生,你怎、怎麼會知……」   「怎麼會知道你的想法?」   「嗯嗯!」薩恩重重地點頭,他實在無法相信有人能窺視他心裡的想法,那 是多麼可怕的事情啊!   難道他是猜的嗎?   當然不是,凌非甚至都沒有動用從罪島學來的《秘之洞若觀火術》,因為根 本沒那種必要,凌非也沒有那種怪癖好,這只不過是奪識之後的一點附加效果罷 了。   為了能夠更加精確的控制目標,凡是被死神之眼奪識的目標,在意識控制的 過程中,他們心中的想法都會同步傳送到死神的意識中,好讓死神能夠更有效的 控制他們,而不必擔心被反噬與算計。   但凌非不需要向薩恩解釋,他沒有回答薩恩的問題,而是說道:「既然打不 過,那便回城吧。在這裡只是匹夫之勇,即便有我的控制,你也支撐不到所有魔 獸死光,更何況還有那頭獸王。」   薩恩有點懵了,他完全沒有注意到凌非說的是獸王,而非領主級魔獸。他現 在滿頭都是黑線,想哭卻哭不出來,看著高聳的城牆,那足足有十丈高啊,就算 他使出吃奶的力氣也頂多只能跳起五、六丈,就像當初把波瑟莉希送回城牆上時 一樣,但那畢竟是有自己在後面幫推一把才行啊,現在整個戰場上只剩下自己, 誰來推我啊?   薩恩囧著一張臉,十丈高的城牆是什麼概念?你說上去就上去啊?你也太瞧 的起我了吧……   沒理會薩恩的想法,凌非已經控制著薩恩的身體騰挪而起,一腳點在撲身上 來的劍齒獸頭頂,提氣一縱間,已經越出兩丈開外,落下時,手中長劍向四面連 續點刺,瞬間擊殺六頭張開大嘴等在底下的劍齒獸,在他們錯愕的剎那間,分別 在牠們眉心留下一道死亡的印記!   經過幾番來回,「薩恩」已經距離城牆不到十丈,如果順利的話,只需要五 次縱躍就能抵達城下。但卻在這時候,後方一股腥風迫近,薩恩不需要回頭,便 已從光幕裡透過死神之眼看到那頭領主級魔獸,正以極快的速度在向自己逼近!   凌非抬手挑起一隻劍齒獸的屍體向後甩去,接著大步一躍,又越出了兩餘丈 ,每回落下時,便會刺死一頭劍齒獸,然後將牠的屍體向後方甩去,每一次都讓 光幕前的薩恩看得目瞪口呆,「他……他是怎麼做到的?為什麼能讓劍齒獸的屍 體,每一次都砸中領主級魔獸的眼睛的?而且還左右輪流砸……」   凌非知道以薩恩的身體素質,要脫離那頭九星獸王的追擊,是根本不可能的 事情。所以他略施手段,用那些屍體擊打在獸王的眼睛形成干擾,讓他無法快速 的追擊上來,也讓自己有機會攀上高聳的城牆。   一追一跑間,凌非已經控制薩恩來到城牆底下,他沒有片刻停留,藉著急速 奔跑的慣性,一腳蹬在城牆上,同時身體向上一縱,頓時從施力處拔高了四丈有 餘,這一刻,那頭獸王已經追到了城牆下,如果薩恩這時候墜落下去,那便無疑 是個必死之局!   眼看身體就將失力下墜,站在光幕前的薩恩,雙拳緊握,心臟幾乎提到了嗓 子口,在這一瞬間,他的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完了!   就在上衝之力完全衰竭之際,凌非長劍一轉,就像劈材一般,將劍鋒狠狠地 往牆面劈去,再然後,神奇的事情就發生了。原本已經力竭墜落的身體,竟然因 為這一劍而反衝上去,又足足拔高了一丈才力竭下墜。   但是每當身體開始下墜,長劍便又劈出一次,最終,在戰場上所有生靈的見 證下,「薩恩」硬是靠著「過人技藝」在頃刻間攀上十丈高的城牆,回到了人類 的陣營!   兩千七百多名弓箭手,呆若木雞,一個個瞠目結舌,就像大白天活見鬼了似 的,有些人甚至放下弓箭、揉起眼睛,又一次的仔細打量和自己同樣站在城牆上 的薩恩,然後開始你看我,我看你,心裡都想到了一處去:這樣也行?拍戲吧?   在西州國也有戲院,裡頭盛行一種舞台劇,各種五花八門的特技都有,但其 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利用特殊道具才完成的高難度動作,有點類似於地球的馬戲團 加上魔術表演的綜合體。      所以難怪這些弓箭手們會覺得眼前的景象好像在拍戲,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見 過有人可以用這種方式攀上十丈高的城牆,雖然他們不明白為什麼從來沒有見過 ,但卻可以想像沒見過代表的意思就是困難、無比的困難!   然而他們今天卻同時見證了一個英勇的小伙子完成了這項壯舉,那簡直是可 以直接列入西州國武修教典裡頭的技法啊!   阿莫夫吞了吞口水,努力壓抑住自己顫慄不止的身體,因為城牆下還有一個 龐然大物還沒解決啊,現在可不是歡慶歌頌的時候,他扯開嗓門大喊道:「還發 什麼呆?領主級魔獸都打到城下了,還不給我射爆那隻畜生!」   「喔!」全軍齊聲答應,這一刻,每個人心中都充滿了振奮啊!   雖然薩恩的回歸並沒有讓他們因此扭轉戰局,但是他剛才的攀牆神技,已經 征服所有人了,同時也給他們疲勞的精神,帶來了無比的力量。   薩恩站在城牆上,與那些弓箭手們比肩而立,他大喘著氣,覺得握劍的右手 酸麻無力,肯定是剛才攀牆時造成的……   「啊?」   還在大喘氣的薩恩忽然叫了一聲,因為直到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是真的在 大喘氣啊,不,正確的說,是自己回歸本體了,重新取得身體的控制權了!   但是,那個神秘人先生呢?   薩恩看了四周一眼,除了阿莫夫,除了兩千七百多名弓箭手弟兄,奧茲城裡 空空蕩蕩,別說人了,連一頭豬都沒給落下。   薩恩不知道,就在自己身後的城樓上,那個他口中的神秘人先生,正迎著風 ,漠然注視著天邊,好像那裡有什麼東西正無聲靠近。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