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23

達人殿堂

 
    

  雨停了。   那令人鬱悶的雨停了。   但──鬱悶的心情卻湧上心頭。   看著露珠隨著葉子表面滑落,滴答一聲掉入地板。此刻心情非常複雜,就在聽到余婷萱說……   偌大的公園。   也許是因為雨停了的關係,才漸漸有許多老幼婦孺來到這裡運動、嘻戲。   我與余婷萱一坐一站的姿勢在公園深處的某個角落,此時,周圍的氣氛並沒有因為那群來這嘻鬧、運動的人群而被破壞,反倒是依然的……沉重。   就在余婷萱將嘴湊到耳邊悄悄對我說那些話後的幾十分鐘後,我們一前一後出現在離補習班不遠的公園裡。   當然,過程並沒有那麼簡單。   首先,我告訴余婷萱一件重大的事情,如果失敗了,今天就無法帶她出去玩,我問她同不同意,她沒有多想便點頭答應了。   而那件事情就是「得到鴨子許可」。   在去找鴨子之前,我先叫余婷萱去洗一把臉,然後把剛剛弄亂的桌椅排整齊,將燈關上後便帶著她去找鴨子。   到了一樓櫃台,我叫余婷萱在旁邊稍等一下,自己便跑去與鴨子會談。   我對鴨子稍微使了個眼色,讓她明白我有事情找她。鴨子收到眼神後,便迅速的將她眼前的學生弄開,於是我便坐在鴨子面前開始「談論」。   鴨子並沒答應我,她的原因很簡單。一來,現在是上課時間,她有權保護我們的安全,我們這樣跑出去,出事了誰要負責?二來,我們還要拼基測,為了不知所云(因為我也不知道余婷萱到底怎麼了)的事情浪費時間,她不是很認同。   鴨子說完後,要我叫余婷萱過去找她。   我點點頭後,無奈的起身走向余婷萱。我猜她看到我的表情時,就知道結果了,所以我沒有多說什麼,只拋下鴨子找妳後便獨自一人往二樓教室移動。   我坐在位子上杵著頭,打開講義有一搭沒一搭看著。   一會兒,樓梯間傳來蹦蹦聲響,然後門被推開。我將頭望向那扇被推開的門,余婷萱的身影從門後竄出,筆直往我這前進。   唉,無奈地嘆口氣。看來也是失敗了。   這是我心頭第一個想法,畢竟連鴨子最得意的弟子求情都沒有用了,哪可能輪得到余婷萱呢。   誰知道,余婷萱一手將我講義闔上,然後用著命令的口氣對著我說:「帶、我、出、去、玩。」   什麼?我一臉錯愕的看著她。   我……應該沒聽錯吧?   「鴨子已經答應了。」她握住我的手臂,試著將我拉起,「只是她說要在下課前回來。」   「那東……西放著就好了?」我好像問了一個很白癡的答案。   「當然。」她笑著點頭。   那時老天爺還沒有停止哭泣,也因為這關係,所以我只好撐著余婷萱的粉紅色的雨傘,與她一起來到公園。   雨滴規律地拍打在傘上,我與余婷萱並肩走在公園內的健康步道上。   「我們把鞋子脫掉在走好不好?不然這樣都沒什麼感覺欸……」余婷萱忽然停下腳步,轉頭看著我。   我也停下了腳步。   「可是下雨欸……」我將手伸出傘外。   在回過頭的時候,便發現余婷萱已經將鞋子脫掉,準備脫襪子了。   「不要嗎?那你可能不會知道答案了。」余婷萱把襪子塞進鞋子,蹦蹦跳跳往前躍了一步,轉頭說:「假如……你真的不想知道,我也不會勉強。」   然後頭也不回的往前離去。   霎那間,我突然意會到自己是為了得到答案才來到這裡。假如她不說, 不就沒有意義了。   而且,剛剛她在說話的時候,那表情……怎有點哀傷,是不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事了……   最後,我還是將傘收起來,彎著身子將鞋子襪子通通脫掉,踏上那非常痛的健康步道。   一開始真得很痛,我們都痛得哇哇叫,到後來還是很痛,只是習慣之後就忍著。而且叫一個男人在女生面前怎叫得出來啊……雖然我還是偷偷叫了好幾聲……   好不容易走完了整條步道,我們不是汗流浹背,而是早已被不大不小的雨水給淋濕。   「呼──好累。」余婷萱將鞋子放在腳邊,用手臂擦拭汗水。而我在一旁看著她看到有些恍神。   為什麼會這樣說呢?那是因為女生的制服通常都是白色的,淋雨之後的景象應該也不必多說什麼,我想大家都會懂得……   「幹嘛愣在那,過來啊……」   回神過後,我走過去坐在她身旁。這次,我真的連正眼都沒有瞧她一眼,因為真的……很害羞。   余婷萱始終沒有發現自己衣服已經濕透到若隱若現的地步,還是很自然的與我閒聊。   直到我猛然想起這次來的真正原因,才連忙開口向她詢問。   「欸,走都走完了,玩也玩夠了,是不是該說了?」   說完,突然陷入一片寧靜。   我看著她的表情,頓時也說不出話來。   而她露出那哀傷的表情,令人憐惜。   「我下學期……就不在了。」她說。   一時間沒有辦法理解余婷說的這句話,我傻楞楞的望著她,但嘴裡卻吐不出半句話來。   這、是什麼意思?   「下學期……我要轉學了。」余婷萱略帶哭腔繼續說:「謝謝你今天陪我出來玩,我很高興。也很慶幸自己能認識你,然後……喜歡你。」   這時,腦子還是一片空白,但仍然可以很清楚聽見余婷萱所說的話。   「唉唷……」她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都不知道自己在亂說些什麼,呵呵……」   雨停了。   擾人的雨停了。   我不知道余婷萱有沒有跟上天串通好,在等她講完的時候停止哭泣。   但雨真的停了。   思緒很亂、心情很糟。   我們倆陷入沉默。   那晚是個很開心的夜晚。   那晚,是最值得回憶的一晚。   還記得,我鼓起勇氣,將余婷萱擁入懷裡。   雖然一句話都沒說,但我想這樣子的動作就足以證明些什麼。   最後在笑與淚水內,我輕輕地吻了她。   劃下了──   今晚最完美的休止符。                                    待續……


廣告
來源 :懶骨頭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