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一百七十四章 命運

達人殿堂

 
    

  第一百七十四章 命運   界通原。   自凌非離開之後,原本的罪島島主魏龍生也走了(當然也把他的女人給帶走 )。他沒有用過多的理由,但其實大家都看得出來,島主的內心其實驕傲的像隻 老鷹,寧可選擇在異境裡翱翔(或者流浪),也不願意在界通原的安逸中腐亡。 這是他的選擇,沒有人阻止他。   現在這裡只有兩個老邁又瘋癲的老頭,以及一個完全不具備任何異境求生能 力的男孩。當然,還有迦耶娜和太石公。他們並不擔心食物,因為迦耶娜就像她 們的女神,她把收集食物的工作都攬下了。雖然住食無虞,但在這片荒蕪裡,只 有無盡的寂寞在等待他們——枯燥,而且非常漫長。而誰也沒有想到,這樣的安 逸,卻變成他們必須耗費一生去克服的難題。   在一汪無波的池邊,有的人在悼念過去,也有人在悔恨追憶。枯乏的生活不 曾影響迦耶娜淡靜的心緒,但凌非的離去卻讓這份淡靜多了一分孤獨。   這裡是最安全的避風港,沒有兇惡的魔獸,也沒有殺人的魔羅。但這是另一 個牢籠,用生存的圍欄將他們一一囚禁——正如魏龍生的選擇,這也是他們的選 擇。   美麗的迦耶娜坐在冰涼沁骨的池畔,將她纖細白皙的小腿沉入水中,感受那 股不是來自水底,卻由衷莫名的冰寒。魔羅的死,讓她失去了唯一的親人;凌非 的離開,又讓她失去了精神的寄託。接連喪失至親和愛人的她,對無盡的未來第 一次產生焦慮和徬徨,甚至不曉得該如何繼續近乎無窮的生命。   而這樣的無措感,則一直持續到那個聲音的出現。   孩子……   聲音古老而悠遠,宛如跨越時空的圍籬,突兀地出現在迦耶娜的腦海。   「誰?」她赫然抬頭。   本想尋找聲音來源,但很快就發現,那聲音並非來自外界,而是從她頭部、 耳膜中發出來的!   迦耶娜全身的神經都繃緊了,這是她從未有過的經歷。   在界通原,沒有太石公的允許,誰也別想進來!   那麼這道聲音又是怎麼一回事……   迦耶娜留神注意著空曠如初的四周,反覆感覺著那聲調裡的滄桑。   她能感覺到那聲音裡沒有半點敵意,反而透出著滿滿的慈愛和關懷。   這樣的體會讓迦耶娜緊繃的情緒得到了舒緩,也慢慢地放鬆了警惕。   但環看四野,界通原無花無樹,一望無際的曠野中,除了這汪池水外,已再 無他物。   換句話說,除了聲音以外,超絕如迦耶娜之修為,竟也遍尋不著發聲者的行 跡。   迦耶娜懷著惴惴不安的心,將水波流轉的目光轉向不遠處。在那裡,兩位神 醫仍在想方設法如何將魔羅的屍體,從冰凍的深淵裡挖出(迦耶娜的要求)。至 於宋凜,則是兩眼茫然、若有所思地蹲在一旁。   除了這三人以外,界通原再無他人。那是誰在說話?   這個念頭閃過之時,迦耶娜忍不住看往身邊的石像,那尊始終佇立在池畔, 宛如沉沉睡去的老人——太石公。   石像不會說話,迦耶娜一直這麼認為,但她仍怔怔地看著。   別怕孩子,在這裡,沒有人可以傷害妳。   這一回,那聲音更加真切了。   迦耶娜無比震驚地張大了眼睛。   「你……」她還沒反應過來,「是、是你在說話嗎?太石公……不,不對, 太石公根本不會說話,你到底是誰?」   孩子,是我,妳沒有聽錯。女神賦予我智慧,同時也制約了我與外界的 交流,但這是必要的,為了世界的平衡,我只能在日月交替的時候,以「字 球」替代語言,將我的想法,以及意念,傳遞給你們。   「可是你現在……」迦耶娜看著仍舊紋絲不動的石像,實在難以將耳裡的聲 音,和眼前沉默的景象相連結在一起。畢竟那太詭異了。   制約解除了,在浩劫將至時……孩子,我必須長話短說,因為我們沒有 時間了。      「真的是你?」太石公竟然能和自己用心念交流,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不 過迦耶娜還沒來的及為此感到興奮,另一個問題卻已擺在眼前,並且強烈到令人 無法忽視,「等等,太石公,你剛才說什麼?沒有時間?我不懂你的意思。」   是浩劫。孩子,我與外界交流的制約,在浩劫將至時得到了解除,這是 女神賦予我的義務和職責。我必須維繫這個世界的安定和平衡。   「浩劫?平衡?」迦耶娜蹙起眉頭,太石公的話讓人難以理解。   是死神,死神使用了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能力,破壞了世界的平衡。他不 知道,他的選擇及行為,終將導致無法挽回的後果,那是人類的末日,是世 界的終結,聖魔大陸將因他一人而毀滅瓦解……   「荒謬!」迦耶娜正色道:「聖魔大陸怎可能因為一個人的行為而毀滅。太 石公,我尊敬你是長輩,但你所說的內容,明顯誇大了。雖然我不明白你為何要 處處針對死神,但我並不認為天父和聖母所創造的世界,會只因為一個人的行為 就毀滅,那簡直太可笑了!」   不,我看見了。   古老的聲音像砂粒在呼嘯的風中磋磨。   「看見?」迦耶娜不由在心裡輕哼:「你看見什麼?」   他的道,比以前更堅定了。但迷惘仍困擾著他。我能感覺到,風暴即將 來臨,禁錮毀滅的封印將被瓦解,罪惡的根源很快就會甦醒,它會穿過深淵 ,然後挑戰武神的威信。它的降臨,將摧毀一切。而這一切,都是死神造成 的,他的選擇使他成為毀滅世界的罪人……   「胡說!」迦耶娜終於忍不住喝斥:「太石公,請你注意自己的言詞,死神 的為人我清楚,他剛毅正直,一身正氣,這十年來,他的言行始終如一,我絕不 相信他會是什麼毀滅世界的罪人。況且這個世界的命運是操縱在每個人的手裡, 並不是決定在任何一人的手上。太石公,我很高興終於能和你在沒有限制的條件 下交談,但你所說的話……請恕迦耶娜無法認同!」   孩子,死神之名便是終結,他的正直與善良不過是一種假象。沉睡在他 體內的惡源令我膽寒,一旦他的「道」越漸完整,真正的死神便會覺醒,到 了那時,即便阿波菲斯依然無法衝破武神的禁錮,聖魔大陸也仍舊無法逃過 毀滅的命運。孩子,妳必須相信,死神的存在,是不被任何世界所允許的, 有他在的地方,必有毀滅,即使不是他所刻意,命運的安排仍然會引導他終 結一切。   「夠了!」迦耶娜厲聲道:「太石公,我不管你是如何肯定這些無端的揣測 ,但我必須告訴你,你已經觸碰到了我的底線,即便你是界通原的主人,即便你 是我的長輩,我也不會放任你繼續將莫須有的罪名,加諸到死神的身上!」   孩子,你必須相信我……   「好了!」迦耶娜直接打斷太石公想要繼續講述的話,「現在你只需要告訴 我,阿波菲斯是誰?你們到底做了什麼?什麼罪惡根源?什麼封印?什麼武神威 信?你們究竟瞞了多少事?」   阿波菲斯……孩子,那是一個錯誤,但我希望妳明白,他們別無選擇。   蒼老的聲音像在回憶著遙遠的過去。   阿波菲斯是萬惡的根源,祂醜陋,而且無比強大。來自光明的制裁之光 只能令祂退避,卻不能將祂消滅。但武神的威信讓祂只能在冥界的長河中徘 徊,在深淵的牢籠裡咆嘯,這是妳父親唯一能做的彌補,但這已是極限了。 阿波菲斯得到月神的支持,祂們的結盟催生出嗜血的種族,但已經沒有人可 以再阻止了。妳母親所能做的,便是留下神宮庇護她的子民,再無其他。   聳動的內容,令迦耶娜覺得天父和聖母在自己心中的樣子全變了。她忽然覺 得自己完全不了解他們,甚至活在他們為自己設計的一套故事裡。一種完全被蒙 在鼓裡的感覺從心底竄起。   「那個神宮,它就是你們所謂的平衡嗎?還是什麼我還不知道的?」迦耶娜 覺得自己就像個故事裡的局外人一樣可笑,但她現在只能按耐住心裡的激動,「 我不管你們打算怎麼做、或做什麼,這些從來都不是死神的錯,就算這個世界真 的毀滅了,錯的人也不會是他,而是你們!」   孩子,我不是說這個來激怒妳——我只想妳知道,死神的體內有某種東 西正在異變。它們變得更加極端,也更加無情。它們在呼喚他,在引導他, 毀滅的本能正在互相牽引,他們將從彼此的身上找到失去的部份。我不能讓 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必須阻止,但我沒有把握,也沒有與之相抗的力量。但 女神遺留的神宮,有她寄存的光明能量,只有最純淨的靈魂才能駕馭的了它 ,所以我必須借重妳,妳的靈魂,以及妳的力量,在末世降臨以前,終結死 神、終結萬惡的根源。   迦耶娜聽完,冷冷笑道:「太石公,我不想對你無禮,但你一定瘋了,對未 來的恐懼讓你瘋了!」她瞪起美麗的眸子,痛苦地說:「你竟然要我去對付我的 愛人?是了,也許對你來說,人類的情感你永遠也無法參透,但那又何妨呢?我 現在就可以告訴你,你休想要我去對付死神,我不會的,永遠也不會的!而且你 別忘了,我根本不是死神的對手。十年前是,十年後同樣也是!」   孩子,女神的遺物能夠幫助妳,光明的能量是妳無法想像的……   「太石公!」迦耶娜在心念交流中毫不客氣地叫道:「你難道沒有聽懂嗎? 我絕對不會去對付死神,就算聖母的遺物有多麼強大,那些都與我無關!我不會 再成為你們擺弄的工具,絕對不會!絕對!」   孩子,我無意強迫妳承認,但我認為妳有權知道。在這片大陸上,沒有 我不知道的事情——魔羅的愚蠢害死了自己,但他的力量始終都在,只要再 取得女神留在神宮裡的遺物,這個世界便沒有人能與妳匹敵……   「哈!你不覺得很可笑嗎?太石公,我尊敬你,但請你收起你的一廂情願, 我和死神永遠不會成為敵人,所以很抱歉,你們的如意算盤打錯了。」   這是妳的宿命,妳無權逃避——   「好了,請你離開我的意識,我累了。」迦耶娜是真的累了,但更多的,卻 是心亂如麻。她閉上雙眼,試圖逃開這一切。但她溢出眼角的眼淚,卻泄露了她 紊亂及不甘的心緒……   「既然知道毀滅的力量會互相牽引,為什麼……為什麼還讓他離開這裡…… 離開我……」迦耶娜在心底夢囈,但答案,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第一百七十四章 完


廣告
來源 :寂寞哥